YY教育的互联网式极致

业绩强劲增长的财季过后,该以何种态度面对下一份财报—这正是中概股公司欢聚时代不得不考虑的问题。

发布于2013年8月的欢聚时代第二季财报显示,净利润同比增长436.7%,主要得益于互联网增值服务的增长,其中最受人瞩目的莫过于旗下YY游戏及音乐业务。10月24日,欢聚时代宣布与东南亚网络游戏提供商Asiasoft和美国游戏开发商S2 Games结成战略合作伙伴关系,共同在全球运营新游戏《魔幻英雄》—此消息更令人对其11月6日发布的第三季财报怀有预期,预期甚至高到,让股价在财报发布前先下挫了5.52%。

好在,三季财报中,欢聚时代延续了在互联网增值服务上的强劲增长,整季度净利润1.29亿元,同比增长267.1%。

不过,即便如此,欢聚时代(以下称YY)CEO李学凌相信,YY的投资价值并不限于游戏和娱乐,当然,也远非近两期财报能详尽展示的。

事实上,早在一年前,YY已将自己的平台价值延伸至互联网教育领域。目前,YY在线教育积累了500家合作机构,2万名老师,流水用户量在去年底突破1000万,其中有600万活跃。

对于YY教育负责人曹津来说,这次业务延伸更像是“顺势而为”。2012年,在YY实时、多人、互动的游戏、娱乐平台上,开始出现教口语、厨艺的用户。与此同时,互联网创投圈的氛围也开始重新关注教育领域,关注度、资金和人才,均逐步向这一领域倾斜。

“这和我们早期看到的互联网游戏热起来的第一波浪潮,非常像。”曹津和李学凌商议,决定开始摸索这个市场。

逼近线下

打开YY教育的网站界面,你会看到包括语言、公务员考试、司法考试、考研等诸多种类的课堂分类,而老师及其课程产品,则像娱乐主播和频道一样包装精美,明码标价,陈列其间。YY对自己教育平台的定位标注于网站栏头:最专业的互动网络教学平台。

在曹津眼中,这种“专业性”鲜明有别于传统在线教育—“我称以前的在线教育为出版商模式:老师把一个讲课视频放在网上,这和看书没区别。”言下之意,YY要的专业性将体现在“互动”上。

如何将线上教室“装修”成符合教学需要,是曹津团队着力设计和开发的环节。

点进YY教育上的某门课程,听讲时你可以调用PPT、白板、视频、音频、桌面分享、日历、关注提醒等多种虚拟设施。这些应用以符合用户上网习惯的形态,作为教辅工具出现,使在线教育有机会反超线下教学体验。

比如,以提问为例。当教师在课堂上同时教授几十甚至上百名学生时,不可能短时间内迅速得知,大多数学生急于得到解答的问题。而在线上教学中,YY可像设计论坛一样设计一个提问机制—当一个问题被提问达到一定比例时,会“浮”上来置顶;随着提问比例持续增高,这个热帖会闪烁、放大,以此来攫取老师注意。曹津认为,在线教育真正能超越线下教育之处,首先在于这种互动性。

此外,“参与性”和“适应性”也是YY十分强调的线上学习体验。

所谓“参与性”,是指打分、量表等枯燥的线下教学评估形式,可用送鲜花等虚拟社交方式代替。

至于“适应性”,则被YY寄予更多期望,主要以“在线学习管理平台”来展现。

“学习本身的管理和长期跟踪过程,很像游戏的成长升级,”同时兼做YY游戏业务负责人的曹津,对本刊说:“在这个过程中,评估、测试、练习、自我激励等管理措施,都有待线上开发”。

比如,登陆YY之初,每位学员可以通过接受相应技能的整套评估,来诊断自身能力弱点,从而有针对性地选择相应课程。教师也可根据学生能力进展和个人情况,灵活安排测验和练习。其间,再辅以任务完成进度条、晒成绩、发虚拟奖品等激励工具,帮助学生进行在线学习的自我认知和管理。

邢帅网络学院,便是YY在线教学设计的获益者之一。

这家帮助学员就业的技能、考证培训学校,提供包括电子商务、PS、软件教育等多种培训,三年间累积的在线学员总数,已超过6000万。

创始人邢帅在YY 2009年游戏业务大爆发时,嗅到了在线教学的巨大潜力。去年,大幅增加了教学科目和教师人数,教授课程包括Flash、illustrator、3Dmax、Auto CAD、C4D等。以就业技能培训为主的课程,尤其需要在线互动和学习过程管理。

在邢帅看来,教师管理是在线教育的关键一环。为监督教师的内容产出和教学质量,他将YY平台上的学生参与度做到极致:“学生在线可以任意抱怨甚至嘲讽老师。我们的老师必须有周立波的口才和教授的才华,才能随时随地生产出吸引学生的创新内容。”

对于不合格的教师和内容,学生可在线反馈,几天内就令其下课。相比之下,传统教育剔除不当教学内容,往往要花上一学期甚至更长的时间。

眼下,邢帅网络学院的部分课程单价已突破1000元,累计付费学员数超过15万。这家依托YY成长起来的在线学校,刚刚拿到A轮融资,预计2013年营收将达1亿到1.5亿元。

互联网式极致

“在线教育一定会取代线下教育,这是大势所趋。”曹津做出上述判断的依据是:首先,传统教学机构和老师,因线下成本、收益分成等问题,开始出现线上开课的需求;其次,这些迅速转型的老师,收益已超过传统课堂。

譬如,环球雅思培训学校的“写作名师”郑仁强,今年4月在YY教育开授“强哥雅思写作”,慕名而来的学生抢购听课名额,将这位教师的首月个人收入推升至近20万元。3个月后,这一数字已过百万。

名师示范效应已在YY教育上凝聚起一批雅思教学联盟,听说读写四门课程的老师自由组合,在线学校雏形由此诞生。

不过,YY如何帮助教师顺利完成线上转型,是个关键。曹津认为,一个重要原因在于,YY将“分成方式”做到“互联网式极致”。
线下教育机构给教师的分成多为总营收的20%,年度净利润在10%左右的新东方等知名英语培训机构,每多给老师1%的收入,就意味着净利润缩水1%。这对运营成本巨大的线下学校而言,不啻为艰难抉择。

然而,“对互联网企业来说,有非常多赚钱机会,”曹津在目前YY教育起步初期,干脆不分成:教师在线教学所得,全归个人所有。

就这样,原本就擅长低成本获取用户的YY,通过让利性服务,培育自己的教育平台:名师荟萃,学生慕名而来,教学相长,在线教育机构由此初现雏形。

这种方式也吸引来更多的创业者。一位名为“人人雅思哥”的草根媒体人,热衷组织雅思名师在网上给学员免费开授公开课。这种免费思路,和YY理解的互联网基因十分相投,因此得到曹津团队的大力支持。目前,“人人雅思哥”在YY教育独立负责运营一个频道,该频道覆盖的YY用户数高达50%。

除“分成方式”外,另一个被曹津看好的“互联网式极致”,体现在“授课方式”上。

传统教学中,一名教师开大堂公开课,最多教授1000人,而这一数字在线上教育中可扩张100倍,达10万人。无论从成本还是收入上来说,对传统教育都会是不小的颠覆。

作为为数千万人同时提供在线服务的富集通讯平台,YY保证10万人实时在线,并不难。曹津认为,从某种程度来说,这也是YY做在线教育的技术壁垒。

不过,和大多数互联网教育的创业者一样,在谈到“何时盈利”这个话题时,曹津没有急于给出一个期限。目前,他着迷于探索更丰富的产品形态。

譬如,将教育过程做进一步切分,形成功能单一的小型产品,如批作文、在线答疑等,可单独提供。这类“有偿”服务已出现在YY教育平台上。此外,与金山词霸、搜索和云端笔记等其他服务相结合,YY也已提上日程。

“我想,所谓互联网思维对传统教育的颠覆性,一定颠覆的是更本质的商业模式和用户体验。”曹津说:“教育过程本身,也许是慢工出细活。但从教育方式和平台的角度来说,颠覆可以是极为迅速的。”

至于这个颠覆的时间,曹津推断在两年之内。

来源:时间线

 
目前共有0条评论
你目前的身份是游客,评论请输入昵称和电邮!

  • 暂无Trackback